德新县作为上等县,富裕人家自然就多,对家具物件的需求也大,作为县里较为有名的木匠,易父其实不愁活干,但这年头谁还嫌事多?

    除了给大户人家打一些家具,平日里也会自己去乡下收购一些上好木材造一些精巧小物件,例如木凳水盆之类的,凭借着手艺,顽主们的鸟笼,货行的车架也会修理打造。

    陪着易父去了趟乡下,找了相熟的村民购了一车架木材,托人用驴拉了回来,堆在家门口,就着凉爽的井水洗了个脸。

    刚休息,就听易父吩咐:“小凡,去隔壁二婶家借一勺盐回来,说明天还她。”

    二婶并不是易凡家二婶,只是大家都这样称呼,也就叫习惯了,作为外来户的易家,在德新县没什么亲戚,听说有个远房的表舅,但多年未联系,也不知情况,易父也没主动说明情况。

    盐是属于官府管控物资,每家每户购买多少,都有个数,并不是你想买多少就买多少,所以借盐这事,除非关系要好,不然是不可能借出的。

    但街坊邻居,总有短缺的时候,互相借予实在常有,易凡只是说明来意,二婶不多说,就拿着海碗倒了一勺盐,不时还拿他打趣。

    晚饭照旧,没甚新意,不外乎米饭加腌菜,撒了几粒盐的野菜,带着点油星的汤水,还是昨日剩下的。

    到了夜晚,众人睡意深沉,一片寂静,朦胧间听见敲门声,易凡一下子就醒了过来,这般夜里,会是谁呢?

    忽地,他想起了昨晚的梦,心中一惊,掐了掐自己的胳膊,感觉到疼痛,不是在做梦。

    又等候片刻,也不见父母起来开门,看了看洒在地面的月光,正是皓月正明之时,犹豫半响,还是穿着衣服来到门前,一咬牙打开大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