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老爷看了眼众人,道:“前些日子访友,友人遇到一件怪事,家中鸡鸭时常半夜死去,犹如被野兽撕咬,于是让人守着,也是不行,不见那野物行踪,家畜关在笼中,也是不行,闹得家不得宁。”

    原来,陈老爷有一好友,居住在县外一处山庄,也是大户人家,做一些丝绸生意,不但在德新县开有店铺,就连南京府也有他们的绸庄。

    可是前些日子,也不知糟了何等罪孽,半夜时常有怪声,鸡犬不宁,夜夜总会死去一些鸡鸭,死相非常残忍,不管如何防范都无法,于是就请陈老爷设宴请八方好汉帮忙。

    听了原因,众人互相对视一眼,立即有人站起来:“陈老爷,如你看得起我韦某人,这事我来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看得起你韦某人,我就看不起你,这事凭什么你来处理,难不成我老夏本事比你差不成?”

    “放屁,就你们这三脚毛功夫,还在这嚷嚷?”

    一时间吵闹,就差上演全武行了,见着火药味越来越浓,陈老爷连忙按了按手:“大家稍安勿躁,今日请大家来,自是解决问题的,我看诸位都是有本领的人,何不一起前去?只要解决了问题,我那老友,可不会吝啬的。”

    见大家都可以去,也就不再争,彼此横了一眼,冷哼的坐下来。

    陈老爷道:“可有壮士不愿去的?”

    这般好事,谁会不去?听着这事,看似邪性,不过是山野里的野兽闹事,难不成还能强得过手里的刀剑不成?大家都是走南闯北多年的,什么事没见过,自是满口答应。

    易凡想了下,就问:“不知何时过去,又何时回来?”

    “我那好友却是个稳妥的性子,托我宴请三日,请有本领的好汉壮士请去助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