翌日,天还没大亮,易凡就去了河边,以为自己够早,哪知苦力们更早,一个不落的蹲在那,见了他过来,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不多时,仆人们也匆匆而来,吩咐买来吃食,旋即就带着去了另一条河流。

    同样是改道河流,和昨日一样,苦力们熟练,不用安排,分工明确的就干了去来。

    日头还没上山,河边也无人,这处河流较为宽大,比之上一条,大了不少,足有两丈之宽,站在河中最深处,可以淹没两肩。

    河水滔滔,直流而往。

    这处河流,虽不近县城,但左右却有村落,相安无事白来年,从未有过变化,今日这般热闹,很快就引来村民围观。

    有村老前来制止,被易凡说通一番,给了一些银两,安抚了过去,并招来村里闲人,再度加大了队伍,又在村里买卖吃食,这才让村民没了话说。

    搬石,挖坑、运土,来往不绝,十分忙碌,到了中午已经挖开一条小道,避开原来的旧河足有十余米之远,只需再加固挖深,然后引水而入就行。

    忽地,浑浊的河里有异物出现,先是被苦力发现,还被蜇了下脚,鲜血直流,惹来他人纷纷看望。

    也不知什么时候,河面上出现了数十鱼虾,个头非常大,在河里徘徊游动,见了人也不怕,反而气势汹汹的冲来,吓得众人只好上岸。

    “怪事,这些鱼虾哪里来的,居然也不怕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是有妖物作祟吧?”

    众人纷议,易凡知道,这些鱼虾是河神妖兵,光天化日之下,不敢现身,于是上前,手持一杆大棍,就往河里走。

    “老板,不可啊,这鱼虾凶猛,小心被伤到。”

    有人劝阻,担心受伤。

    易凡摆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