易凡和陈老爷在衙门口等候,不一会就有衙役带着易父易母过来,见二老惊惶,心中愧疚,上前道:“凡儿让二老受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,这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易父一辈子老实巴交,小小市井百姓,不曾作奸犯科,更别说进过衙门,蹲过牢狱。

    昨晚突然惊变,着实把他们吓得不轻,一夜未合上眼,心中既害怕,又担心易凡。

    易母平日里嘴巴就不停的人,此时只抓住易凡的手,久久不说话,更让易凡心中发苦。

    “爹娘,都过去了,不过是县太爷误会,错认了人,这才惊扰你们。”

    易凡不敢透漏其中细节,怕吓到二老。

    “老弟,弟妹,一夜担惊受怕,想必累了吧,快回去歇息,有什么话,回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陈老爷在旁劝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“这是陈府陈老爷,此次误会,也是陈老爷过来帮忙说话的。”

    易凡介绍一番,听了原由,二老感激不已,连忙道谢。

    一番安慰,与陈老爷分别,然后回到家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陈府,大厅内,陈老爷坐在,管家旁边斟茶。

    “老爷,您这般为了那易壮士,不但得罪了县尊老爷,怕是也会惹恼了那河神,真的值得么?”

    陈老爷放下茶杯,抬眼看着厅外,好半响才叹道:“昨日陈振来了口信,你也是听到了,往日里还不知怎样,我这百年基业,如不早作打算,一旦出事,怕是要毁于一旦啊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老爷,那易壮士不过区区木匠之子,日后真能帮助帮助到陈府?”

    “糊涂,你这些日子也和易壮士接触不少,他的性情你也了解,这般人物,稍微有点机会,自会乘风而上,此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