院子里不大,开门的是一个黑脸汉子,眯着眼看着掌柜的:“莫老三,你怎么来了?不是让你没事别过来吗,难不成把老子的话当耳边风不成。”

    “褚,褚大哥,小的怎敢把您的话当耳边风,这不是有情况,就过来禀报么?”

    “哦,什么情况,快说。”

    黑脸汉子眼睛一睁,死死盯着掌柜。

    掌柜的吓得一个哆嗦,弯下腰道:“就在刚才,小的那店里来了一个客人,好生壮实,也不知何方来路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小心翼翼的看了眼黑脸汉子道:“您不是说,任何陌生人来了店里,只要觉得可疑,就跟您汇报么?小的看那人十分可疑,接下来该怎么做,还请您指使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人?”

    “就一个人,身着褴褛,但不像是流落外地的难民,面色红润孔武有力。”

    黑脸汉子沉思,摆摆手道:“暂时别打草惊蛇,你先监视起来,一旦有任何不对,立即跟我汇报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,小的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掌柜立即弯腰告辞,小心翼翼的关上门走了。

    黑脸汉子等了会,看时间差不多,就打开门快步离去,也不知去哪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间,伙计端来一盏油灯,收拾好饭碗,出门前小声道:“客官,最近镇上不太平,您晚上莫要出去,听到什么动静,也别去探视,只管睡觉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小哥,正好有些事想问你。”

    易凡点点头,问:“我今日才到此地,进城就见几乎家家户户都挂着白布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怎么会死了这么多人?”

    剪了一些胡须的易凡,面目柔和了许多,浑身也洗了干净,换上干净的衣服,整个人看着并无凶恶,说话也和善。
<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