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一等,就是一整天,到了近傍晚时分,捕快们陆陆续续回来钦点。

    大院嘈杂,人多口杂,有人发现坐在房内的易凡,见其身穿捕快衣服,腰间佩戴捕头牌子,却不认识,较为诧异,于是打听来历。

    “回令捕头的话,这位在这等了一整天了,说是上面委派下来的,也不知来路。”

    有衙役回复,一名身穿精瘦的捕头点点头,若有所思的往屋内看了眼,忽地轻笑:“他坐的是杨捕头的班房,等他回来,有好戏看了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就有一行捕快回来,带头的是一名身穿身材魁梧,眼眉粗大的捕头,进来了说话声音也大,十分豪爽。

    “单捕头呢?说好今晚请我喝酒,怎么不见他人,莫不是舍不得酒钱,故意躲着我?”

    “杨捕头,单捕头他带队去查一宗凶案去了,今晚应该是回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杨捕头笑骂一声,然后又呼喊着:“其他人呢,都没回来么?咱们这片可没那么多案子要查啊,没见老子清闲的很啊?”

    “捕头,就林捕头回来了,正在班房里钦点自己下属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阴阳怪气的怂货,懒得理他。”

    杨捕头瞥了眼一处班房,冷哼一声:“走,钦点完早点去醉香楼,咱们喝酒去。”

    忽地发现不对劲,自家班房里,居然坐着一身穿捕快服的大汉,眉头一皱:“这人是谁?”

    见自家属下捕快满脸茫然,冷哼着走进去,喝道:“你是哪里来的捕快,这么不知规矩,竟敢乱闯我的班房,怕不是皮痒痒了?”

    易凡这一天下来,滴水未进,米粒未食,早就不耐烦,抬起眼皮,看着来人,瞧着也是个捕头,身子也是罕见的壮士,太阳穴处高高鼓起,想必也是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