豫章广大,多为丘陵,山民居多,大街两边店铺,药铺非常多,来往行人不时能看到背剑挎刀的江湖人士。

    忽地,前方快马过市,引起一片骚乱,接着就见几个捕快打扮的人追过去。

    “豫章自古武林繁盛,江湖门派几乎与衙门分庭抗礼,这在县城里还好些,到了乡下,官府说话还不如门派弟子说话管用。”

    跟随在易凡身边的,是一名叶姓捕头,外加三四个捕快,其他人被打散成几伙,在豫章周遭打探消息。

    几人到了一处酒楼,往里进去,惹得一阵安静,实在是易凡这近八尺的身高,太过罕见,再加上背后那巨大的剑甲,犹如门板,看着都心寒。

    扫了眼里面,大多数都是持剑的武人,微微皱眉头,这豫章武林这般放肆?衙门管束力度,简直形同虚设。

    不理周遭窥探,直上二楼。

    找了处空桌,把剑甲放在地下,‘砰’的一声,地面轻颤,听得迎过来的小二,眼角直抽。

    “小二,一坛好酒,二十斤牛肉,外加几个你们店里招牌好菜。”

    叶捕头拍了拍桌子,声音较大,吓得跟在后面的小二一个哆嗦:“客官,您稍等,小的这就去安排。”

    待小二走后,叶捕头拿起茶壶,替易凡斟茶,低头小声道:“易捕头,几个院的捕快,应该都到了豫章,要不要联络一下?”

    “不急,咱们先打探一下情况,再做打算。”

    易凡端着茶杯,瞧了他一眼:“叶捕头,听说你是江西人士,为何会到南京当差?”

    叶捕头一愣,苦笑道:“我叶家祖上也曾阔过,之后家道中落,幼时父亲就带着去了南京,一住就是几十年,没想到还有回来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这时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