左秦也想逃,谁知剑来的太快,只一个动作,就被压在地上:“说,那老太监会去哪?”

    “易,易兄,莫要自误,那是内厂大挡头,身后势力滔天,不是你能对付的,杀了他你也得死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多,给老子说。”

    易凡早就把这些抛之脑后,现在唯一的想法,就是杀了那老太监,给夏大人满门报仇。

    见左秦还想再劝,一剑下去,顿时胳膊分离,血溅一地。

    “说还是不说?”

    “我说,他只有一个地方可去,那就是镇守太监司马空府上那里。”

    左秦也是硬气,被砍一条胳膊,也不痛喊,只用内功压住血脉,面色苍白。

    易凡哪知道镇守太监司马空府邸在哪,剑身一拍:“给我带路,要是敢耍花招,一剑要了你狗命。”

    “镇守太监,可不是衙门,高手无数,你去只会白白送死。”

    左秦站起身,咬着牙:“我知道,我欠夏大人的,这一条胳膊,就当给夏大人赔罪,你现在逃还来得及,到时候大军一到,任你武功再高,也得活活耗死。”

    易凡冷笑:“你到硬气,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狗模样,亏夏大人还把你当亲信,结果到头来,被反咬一口,满门更是惨死。”

    说罢,转过身进了屋内,找了些衣服被子,点燃后就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京镇守太监,在未出宫前,都是皇帝身边最亲信的黄门,到了年纪,就放出宫去,要么衣锦还乡,要么到南京养老。

    虽是养老,但权力尤重,哪怕王爷见了,也得客气三分,周遭更是网罗无数高手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没了情欲的伪男人,哪怕老了,也少不得享受,正躺在靠榻上,几名少女衣着轻纱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