蜀山很大,山脉纵横,河流密布,剑修犹如点点繁星,坠落在各地,有相聚在一起,组成集市,有独自山野开辟洞府,刻苦勤修,也有组成一派,收徒做祖。

    唯一一点,那就是都以蜀山剑派为中心,在这里蜀山最大,一切号令莫敢不从。

    只要做到这一点,那蜀山就不会管你,在此间做什么事,只要不闹翻天了,任由你去。

    北方地界,最近出了一个狂人,修为不高,剑法更是烂的可以,但就是喜欢斗剑。

    不怕输,越输越勇,一身炼体实力,尤为强悍,只要不是高出一个境界,几乎打不死。

    在炼精化气这个境界的修行者中,很快就创出了名气,剑修中不是没有炼体的,但大抵是作为辅,剑才是主要手段,结果这人反过来了。

    低层次剑修中,不是没有强者,不说蜀山弟子,单就是一些天赋强横之辈,也是极其强大。

    奈何,只要不彻底打惨这家伙,过不了几天,又会被找上门来。

    如此这般,谁也吃不消,人家越战越勇,越战越强,自家手段齐出,到最后皮都打不破。

    那还打什么打?

    不过半年,易凡已经成了瘟神,人人躲之不及,别说斗剑,连人影都不见一个。

    这也是蜀山大的坏处,剑修很穷,一柄剑就是全部,大不了换个地方,照样修行,反正这蜀山地方大,你能奈我如何?

    “难不成,要去挑战炼气化神境界的剑修?”

    易凡摸着下巴,坐在一块巨石上,周身深铜色犹如铁块,一件破布随意遮住身子,旁边乱放在几个空酒坛,黑虎则趴在地上,无聊的打着盹。

    这半年来,斗剑数百次,几乎疯狂的程度,这也是闯下狂人名号原因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