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爹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话就这么多,你自己想想。”

    易父摇摇头,指了指桌上的菜:“吃菜,吃菜,多吃些,留着我和你娘也吃不完。”

    饭后,二老歇息去,平安收拾好桌椅,洗完碗,见着易凡独自坐在院外石椅上,喝着闷酒。

    “哥,你这些年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平安坐下,见易凡不理她,只顾着喝闷酒,一把夺过来,也喝了口,立即被呛到,翻着眼皮推回去:“呸,难喝死了。”

    易凡拿过酒坛,打量了下她,这丫头十几年不见,眼眉处英气逼人,俏丽的脸颊上一丝秀发,端是可人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?”

    平安眼睛一瞪,脸颊泛红,恶狠狠地道:“快说,你这些年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易凡摇摇头,替她捋了捋散落的秀发,捏了捏白皙的脸颊,笑道:“大姑娘了,该嫁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呸,谁要嫁人?”

    平安立即像炸了毛的猫,爬起身张牙舞爪的扑来,被易凡一下子按住脑袋,死劲往前挤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都这么大人了,还这么皮,小心真找不到婆家,看你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易凡手轻轻一压,震散平安瞬间暴涨的法力,在其额头弹了下:“不错,实力倒是涨的挺快。”

    入门近二十年,这丫头不但达到炼精化气中期,一手剑法,更是妙用无穷,却是走的杀剑路子。

    折腾了半响,平安这才气馁,自己连易凡一只手都打不过,偏过头生闷气。

    易凡摇摇头,站起身回到屋内,不一会就提出一个兽皮袋子,往地上一丢,努了努嘴:“那,这里面都是送你的,看着喜欢就拿去,不喜欢就丢掉。”

    平安哼哼的偏过头,打量了下兽皮袋子,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