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可以介意么?

    书生眼睛下意思的看向易凡腰间别着的匕首,摆了摆头:“车厢挺大,容得下两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易凡嘿嘿一笑,屁股挪了挪,挤了过去,拍了拍书生的肩膀:“放心,不会白坐你的马车的,有你好处。”

    书生强忍着翻眼皮的冲动,强笑道:“不用,不用。”

    易凡面一横,恶狠狠的道:“那你的意思是,要让我欠你人情?”

    书生差点哭了,你这穷的就剩下几两肉了,饭都吃不饱,难不成你要强行赖上我不成?

    造孽啊,我就不该去访友,更不该在那破庙夜宿一宿,就不会惹上这个小煞星。

    易凡脸色一变,笑嘻嘻的道:“好了好了,别哭丧着个脸,我且问你,你是不是生过一场大病,然后老做梦,梦到自己身在异处,既熟悉又陌生,还能听到别人说话,别人却听不到你说话?”

    书生浑身一抖,惊恐的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易凡大笑:“我当然知道,我还知道这是怎么回事,还知道怎么解决呢。”

    “还请小哥救我。”

    书生一咕噜的爬起身,脑袋不小心撞到板子上‘哎哟’一声,又跌倒坐下。

    “公子,公子你没事吧?你这恶人,我跟你拼了。”

    马车一停,仆役满脸愤意,脑袋刚伸进来,就被易凡一脚踹了出去,‘哎哟喂’跌了个跟头,滚到车板下。

    “沈安,我无事,是我不小心撞到车厢上,和小哥无关,你且赶车就行。”

    仆役只好爬起身,回到车板上,一抖马绳,加快速度往杭州城去,不管这小恶人到底是何方来路,有何目的,到了杭州城,是头老虎也得趴下。

    如此想着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