易凡这才明白,这老头是想为灵韵门找个未来的靠山,又不相信其他门派,恰巧他刚好过来观礼,这才有了这处。

    顿时哭笑不得,道:“老头,你且收回吧,老子自己都不能肯定,是否能勘破上境。”

    白须老道把木盒一关,异象顿消,往前推了推,道:“道友,此事对你来说,不过举手之劳,但对我灵韵门来说,却是未来机遇,就当老道提前资助,结个善缘好了。”

    易凡刚好发作,忽地耳边响起一道声音:“收下。”

    世崇老道?

    易凡一呆,眼珠子左右看了眼,也没发现这老家伙身影,面色变幻,闷闷的一把抄起木盒,哼哼的道:“东西收了,但你也想着老子作什么承诺。”

    白须老道心中纳闷,赠你宝物,你却这般不情愿,真是奇事年年有,今天特别多。

    只好拱手道:“老道无需什么承诺,只要道友记得我灵韵门就可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白须老道走后,一个高冠男子就现身在石凳上,夺过易凡手中酒壶,眯着眼睛享用起来。

    易凡站起身,闷声道:“师傅,您老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世崇道人把酒壶往腰间一别,瞥了眼易凡:“老子就不能出来逛逛?”

    易凡立即笑脸迎上道:“能,当然能,师傅您老人家修为通天,天上地下哪里去不得?”

    世崇道人‘呸’的一声,骂道:“少放屁,以为老子和你一样,吃完饭没事做,成天到处乱跑?”

    易凡委屈,我什么时候乱跑了?这不是你安排下来的任务么,再说了,您真的是吃完饭没事做啊,在传法殿成天发呆,愤愤不平怨天尤人。

    但他不敢说出来,也就在心里埋怨,这老家伙脾气怪的很,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