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一顿训斥,永丰无言,面红耳赤,深深作稽:“多谢师叔指点。”

    易凡吭哧一笑:“就你这性子,到底是教你,还是害你,真不好说。”

    摇摇头,他真不懂世崇道人的安排?十年一次的门内大比,属于蜀山重大盛事之一,一则考校弟子,二则划分门内利益。

    一些修为高深的剑修,自是不在意些许得失,但奈何家大人多,个个嗷嗷待哺,撇不下脸面亲自下场,那就只能以各自下面的小修士对放。

    简单直接,非常有效,输了不伤胫骨,下次再来过就是,赢了自然满怀欢喜,又是十年清净。

    按理说,这套方法会一直进行下去,但近百年来,蜀山寒门崛起,其中代表人物就是世崇道人,这如何让那些世家大族坐得下去?

    世崇道人性格怪癖,一向独来独往,数名弟子皆死于非命,根本原因是其考研苛刻,但次要原因,则是门内利益斗争。

    暗中少不了那些世家大族的手脚,虽然不过是推波助澜,但也让世崇道人不高兴。

    以前使出乱跑,常年驻扎阴府,懒得计较其他,现在空出手来,哪还有不出手敲打之理?

    世家大族,在蜀山根深蒂固,其中几个代表性的大族,背后更是有练神返虚大能坐镇,优秀弟子层次不穷,但龌龊事也没少做。

    易凡没遇到,主要是成长速度太快,快到那些世家大族还没反应过来,已经成为了一名凶猛赫赫的剑修。

    这类人物,要么刚猛易折,要么一飞冲天,迟早成为上境大能,只好捏着鼻子认了,不敢做得太过。

    但小手段也不是没有,早在易凡下阴府,独守前线时,十数年从未有人查看,更未支援,就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此中之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