于是,藏剑、新秀两峰,就出现了一道奇景,一个妙龄少女成天被一道剑光追着打,从山上打到山下,从白天打到黑夜。

    一些知道少女底细的,暗自胆寒,山顶那位,发起狠来连亲妹妹都这么打,那咱们这些岂不是要被打死?

    一时间,整个蜀山风气大好,别说私下里斗剑,就连口角都没发生过,可谓近百年来,最平静的一次内门大比。

    两月后,平安在一道剑光下,游刃有余的缠斗,虽然危危可及,但始终没被打中。

    “不错,有些长进。”

    易凡靠在一颗大树下,手里提着酒壶,不时指点几句,心中暗想,这丫头真是属牛的,不打不行,短短两月时间,进步不可谓不大。

    修为虽然还在炼精化气阶段,但已达到顶尖,在他这段时间的指点和强压下,哪怕是那些永字辈弟子中,也算不弱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这丫头修行的是杀剑,在三脉中,杀伐最重,一般的弟子还真奈何不了她。

    终于,平安剑势一松,剑光顿时落下,打在头上,削去一缕秀发然后散去。

    瞧着平安头上越发短的头发,易凡微微点头道:“没了也好。”

    平安喘着粗气,爬也似的来到易凡旁边,一屁股坐下,抢过酒壶,仰头就喝,丝毫不顾女孩子的形象,摸了摸嘴巴,好半响才道:“哥,我怎么感觉,我自己进步很大?最开始一招都坚持不下去,现在都能颤抖半个时辰了。”

    “错觉,别多想了。”

    易凡撇了撇嘴:“你还差得远,想进入前十,哪能是两个月就能达到的?你真当那些修行百年,数百年的弟子吃素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啊?那我这两月,吃的苦岂不是白吃了?”

    平安立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