既然自身问题解决,那就该考虑,因果问题,单凭着世崇道人一脸慎重的模样,就知道此中必有危险。

    易凡迟疑片刻,道:“师傅,那小雷音寺究竟在何处,为何悬空寺如此忌惮?”

    世崇道人看了他眼,沉默半响道:“此事你本该无权知道,但既然沾染因果,自是要了结的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缓缓道:“小雷音寺,已然不存阳世。”

    “灭门了?”

    世崇道人冷哼一声:“既然能让悬空寺忌惮,自然不会灭绝,而是因为,早在万年前,悬空寺就坠入阴府,成为阴府中一大超然势力,现如今也就在一处小地界,有一处道场而已。”

    易凡骇然,坠入阴府,还能撑下来,并成为一大势力,这是何等实力?

    “阴府不是不适合生人么?”

    “花开生两面,佛魔一念间,既然能成佛,自然也能成魔,这有什么好奇怪的?”

    世崇道人不耐烦的挥了挥手:“老子累了,滚吧。”

    易凡不敢再问,老老实实的退出,望着天际的罡云,咬牙切齿的道:“死秃驴,敢阴老子,等着瞧吧,老子迟早要算回来。”

    要不是世崇道人求着乾元师祖破开天机,怕是自己连死斗不知道怎么死的。

    被小雷音寺这样的超然势力盯上,哪怕是蜀山弟子,也是十分危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光荏苒,岁月如梭,匆匆十数年,再一次大比之后,蜀山就进入了闭山之期。

    每八百年,就是一轮回,勘定辈分,接引弟子。

    上一辈分,依照剑耀乾坤、世代永昌来算,而昌字辈弟子已然过了百年之久,重新进入下一轮辈分排比。

    此乃大事,当由第三代甚至第二代祖师勘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